傳承人

彭延坤,“長沙彈詞”的守望者

時間:2015/1/15 16:41:18  作者:  來源:《湖湘名人》  查看:903  評論:0

享有“長沙彈詞”活化石美譽的彭延坤已經78歲高齡,曾數度病危住進醫院,他的病情牽動著無數老長沙人。許多人為此嘆息,這個為曲藝事業奮斗過一生的老人,如今卻飽受著病痛的折磨。

因為心腎衰竭,三年來彭延坤已入院十次有余,而此次病痛的兇險程度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當記者幾經輾轉終于聯系上彭延坤的弟子丁建福時,電話中的他聲音顫抖:“師傅如今已很難開口說話了。”

聽到這里,記者決定盡早去看望這位飽經病痛折磨的老人。

當天下午,記者到達了湖南省人民醫院的老 干病室,正苦于找不著病房時,一旁的護士便開始主動詢問是否是找彭延坤,記者感到有些驚訝。在她的指引下,很快便見到了久臥病床的彭延坤,一張蒼白的臉上 布滿了各種管子,浮腫的左手上還在打著吊瓶,自上午做完血透后,彭延坤始終處于昏睡狀態。

在病房里的另外一張病床上,始終背對著門的老人正是彭延坤的老伴譚玉清,多日以來的操心與陪伴,讓她的臉上也布滿了疲憊。得知記者的來意后,譚玉清禮貌地給予了微笑,便輕聲地招呼了幾句,視線卻始終沒有離開過病床上的彭延坤。

再次入院已半月有余,因為一名大學生為寫長沙彈詞的畢業論文從天津遠道而來,為了幫助學生答疑解惑,彭延坤不顧病魔纏身,耐心的講解了1個多小時,導致病情的一度惡化,這讓同樣年邁的譚玉清感到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老伴還能撐多久,而自己又能撐多久。

交談半晌后,譚玉清輕輕地喚醒了昏睡中的彭延坤,轉告了他記者的來意后,彭延坤重重地點了點頭,手緊緊地攥著蓋在身上的被子,仿佛正在積攢著身體里所有的力氣,艱難地喚出了幾句顫抖的話語。

“謝謝你們來看望我,可是實在是對不起,我沒有力氣說太多話,我想等我病好起來的時候再好好和你們聊,行嗎?我有很多話想說給你聽。”彭老一字一頓地說著,顯得很吃力,而一旁的譚玉清卻紅了眼眶。

 

逆境中苦尋出路

彭延坤生于19375月,出生一個月時因嬰兒眼垢較多,祖母誤用黃連冰片當眼藥水滴入了他眼中,醫生診斷為“全角膜粘連白斑”,彭延坤將終生與黑暗為伴。不幸的他從此失去了感知外界色彩的雙眼。

讓所有人感到欣慰的是,多舛的命運并未將年幼的彭延坤打倒。

由于眼睛失明,父母親沒有讓孩子去念私塾。他的鄰居開設私塾,每天里面書聲朗朗,彭延坤則坐在外面旁聽,寒來暑往,從不間斷。8歲時,就會背《增廣賢文》、《幼學》、《教兒經》等。他的聰穎令私塾先生與父母親驚詫不已。

人們常說,自古盲人三條路,算命、賣唱與要飯。當父親力勸彭延坤去學習算命時,他卻有了自己的打算。彭延坤一直認為,評彈曲藝是個受人尊敬的技藝,他不顧父親的反對,毅然選擇了“賣唱”,因為在他看來,他的唱卻是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賣唱中力討生活

 “賣唱”的生涯源于他家開的書場。1943年,彭延坤家開設的“日要書場”正式營業納客。書場請有兩位藝人,一位名叫唐云方只說不唱,稱為評書,另一位名叫舒三和邊說邊唱,還輔之以月琴、漁鼓,叫做彈詞。舞臺小天地,人生大世界。彭延坤每天坐在評彈藝人前,孜孜不倦地聽禮義廉恥、紅顏梟雄、快意恩仇……

自此之后,彭延坤便開始悄悄學說書。但真正學長沙彈詞,只用了一個月,極具說唱天賦的他將湘劇等巧妙糅合進長沙彈詞的唱腔,現事現唱。九歲時,他因生活所迫開始流動說唱“長沙彈詞”。

一襲墨鏡,擅長即興評唱,他曾抱著一把月琴,活躍在輪船上或者各大廟會上,以往那高聲彈唱的情境曾讓許多長沙人為之沉醉,也讓許多外地人感受到長沙人的親切與淳樸。在老長沙人的眼中,彭延坤就是一張名片,他的名字便等同于長沙彈詞。 

雖然彭延坤從未見過這個五彩繽紛的世界,但卻憑著聲響、觸摸想象著世間的絢麗與悲涼。特別是在長沙彈詞這一門曲藝的賦予上,他所付出的是心靈的感悟。

 

發展中偶遇瓶頸

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長沙市內曾經擁有近十個書場,曾活躍著近40位藝人,隨著娛樂的多樣化及年輕化,品茶聽書的消遣方式慢慢被擯棄。目前僅在坡子街的火宮殿舉辦廟會期間偶爾會上演一些曲目,其他的曲藝形式到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基本上已經不復存在。

彭延坤也意識到了曲藝所面臨的危機,雖然 近些年來也收了一些口傳心授的徒弟,卻因為身體狀況不佳多次住院所停滯,他一心想把自己的藝術傳承給后人,但到目前為止能達到他理想水平的弟子尚無一人。 彭延坤不得不嘆息,近二十年來已無人專門學習“長沙彈詞”。究其原因,一是年輕人不感興趣不愿意學習,二是學習周期太長且無法僅憑此維持生計,三是作為傳 統的口授心傳方式不便于大規模開班教學。

如今,以傳統文化為積淀的長沙彈詞幾乎只剩下他獨自守候著。然而即便如此,彭老仍舊不愿意放棄將它傳承下去的意愿。

 

病痛中仍存憂心

多年來,彭延坤每天堅持聽報、聽電視,而這些都是由妻子譚玉清侍候的。正因為妻子的幫助,彭延坤才能時時能把握住時代跳動的脈搏。認識譚玉清后,彭延坤就扔掉了盲杖,老伴的眼睛也成了他的眼睛。每次表演后,他都會讓老伴收錄下所有的影像資料,自己刻制成光碟進行保存。

彭延坤老先生現尚存有傳統曲目腹本兩千多萬言,已記錄文本和錄音曲目不過3%左右。可因為病情的耽擱,他整理、創新的“長沙彈詞”音樂九板八腔、方言十三轍和十八套曲及現場編唱的公式等都亟待挖掘,而在文字和音像保存方面還有大量工作沒有做。因此,在瀕臨滅絕之境搶救長沙彈詞,確已到了燃眉之際。

記者還記得離開彭老病房前的那一刻,他鼓足了力氣跟記者說:“我擔心長沙彈詞到這就沒有了。”

那一刻,記者動容了。

在他那被病魔摧殘的身體里,放不下的是多年來對“長沙彈詞”的守望,可生活帶給他的這些遺憾,卻不知道還能不能實現。

 

結束語:今年六月底,記者再次前往彭老家 中拜訪,令人慶幸的是,通過積極的治療,彭老的病情有了明顯的好轉,只是面龐消瘦了太多,走起路來有些蹣跚,說起話來聲音略帶嘶啞,可是氣色卻紅潤了不 少。如今,令彭老欣慰的是,有不少人愿意學習長沙彈詞,很多都開始上門求教,其中,身在衡陽的徒孫黃志明是最令彭老滿意的,按他的話來說,這個小伙子具有 一定的天分,要慢慢培養。目前,彭老苦于沒有場地而無法展開系統的教學,這門藝術的傳承不知道還會遭遇到多少的坎坷?

主辦:長沙市文化旅游廣電局

地址:長沙市政府二辦公樓八樓847室 | 電話:0731-88666595 | Email:[email protected] | QQ群:385172165 | 公眾號:csfeiyi

湘ICP備12008835號 長沙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2014-2017 版權所有
老时时彩出号走势图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