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人

人生路上“道情”來 ——記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長沙彈詞代表性傳承人彭延坤

時間:2015/1/5 8:36:59  作者:唐湘岳 通訊員譚鑫  來源:長沙晚報  查看:684  評論:0

人生路上“道情”來_——記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長沙彈詞代表性傳承人彭延坤

  芙蓉區一棟普通居民樓,78歲的彭延坤坐在躺椅上。這位藝術家眼睛看不見,言語中卻似有天然的韻律感,輕重緩急,好像有人在暗處打著咚咚的節拍。

  在長沙人的眼里,彭延坤就是“長沙彈詞”,“站如青松滴翠,坐似玉樹臨風。胸如心花開放,情在眼底傳神。不論生旦凈末,刻畫栩栩如生。道破炎涼冷暖,說透書里人情。”

  長沙彈詞最早記載見于清朝,因用長沙方言演唱,也稱作“長沙道情”。長沙彈詞入圍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彭延坤是其代表性傳承人。

  近3年多來,彭延坤身患重病,卻還未尋得接班人,他很憂慮:“如果我走了,長沙彈詞怎么辦?”  

  【彈詞情】

  “長沙茶館數不清,不如彭爹喊兩聲”

  “老長沙”中流傳一句話:“長沙茶館數不清,不如彭爹喊兩聲。”一副墨鏡,一把月琴,圓潤而厚重的唱腔即興評唱,彭延坤把圣賢經典、市井俗事、名篇小說和革命故事娓娓道來。

  有個老聽眾生病住院,沒法看彭延坤的表演,惦記著“等病好了以后就去書場”。可醫生說老人“所剩時間不多”。老人傷心,一定要子女找到彭延坤,買空白磁帶請他錄彈詞在病房里聽。

  “您能不能為我父親錄一些彈詞?他身體不好,想聽您唱。”彭延坤滿口答應,一曲接一曲,一共錄了100多盒磁帶。

  “我一聽彭延坤的彈詞,躺在床上病痛好像減輕了。”老人閉目悠悠欣賞。彌留之際,陪伴他的還是彭延坤的聲音。

  2002年,彭延坤受邀到火宮殿演出,一演就是3個多月。主持人介紹他的絕活:現場問答,用長沙彈詞即興回答觀眾任意三個問題。

  茶客們興趣大開,提出五花八門的問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無論茶客提出多么刁難的問題,彭延坤即刻就能用彈詞唱出答案,合轍押韻,幽默生動。  

  彭延坤的彈詞表演是公認的“靈活有趣”,其中最讓人佩服的是一首《妹妹歌》。每唱到一個地方,他就用當地方言唱出“妹妹”的一顰一笑,觀眾們都說“親切極了,真好聽!”

  市曲藝家協會常務副主席胡其美這樣描繪彭延坤的技藝:“時而急風驟雨落玉盤,時而曼舞輕歌楊柳春風,九板八腔十三轍,運用自如功顯奇。詼諧的道白生妙趣,厚重的唱腔滿座驚,高亢時令人振奮,低吟時讓人淚濕巾。”

  很多人想不到,長沙彈詞曾接受過流行歌曲的“挑戰”。在湖南衛視一檔節目上,彭延坤和臺灣歌手張帝“過招”,四輪比賽,雙方用各自擅長的藝術表演形式即興回答四個問題。不少人為彭延坤捏把汗,但三招過后,張帝敗下陣來,他揮手暫停比賽:“我甘拜下風。”

  彭延坤是一代長沙人的共同記憶。只要彭延坤出門,總有些“熟人”能夠親切地認出他來。歲月只改容顏,歌聲和笑容依舊熟悉。

  2010年,彭延坤受邀參加當年法國巴黎中國曲藝節,在容納近千人的音樂廳里,彭延坤一人一琴唱起《紅樓夢》中一折《悼瀟湘》(又名《寶玉哭靈》),摘得銀獎。

  “寶玉哭靈”的情節在《紅樓夢》文本原著中找不到,是后世彈詞藝人根據原著故事情節所做的創作。臺上,彭延坤唱到賈寶玉得知林黛玉死訊時,眉頭緊鎖,嘴角向下,滿臉悲傷。這是長沙彈詞中的“大悲腔”。彭延坤告訴記者,長沙彈詞并無固定表演程式,一人一琴,雖然視覺上的氣勢排場比不上其他,但彈詞表演重在感情,藝人往往進入故事情節,身無大的動作,聲腔造勢驚人,琴聲如行云流水,加上面部表情的配合,足以動人。

  巴黎演出現場,彭延坤在比賽中年紀最大,表演時間最長,22分鐘的長沙彈詞,原汁原味,現場觀眾配合字幕靜靜欣賞。表演一結束,全場觀眾立即起立使勁鼓掌。  

  彭延坤因年幼時一次誤用眼藥水導致雙目永久性失明。抗日戰爭勝利,全國上下沉浸在勝利喜悅中,隨后便迎來長沙茶館文化的鼎盛時期。解放后,整個長沙城有四五十個說唱藝人,二十多個茶樓設場,觥籌交錯,曲韻縈繞。

  父親彭紫欽開了一家名為“日要書場”的茶館,每天兩場,都是雇著名藝人唐云芳、舒三和等表演。彭延坤幾乎每天都坐在臺下聽,漸漸迷上了這個行當。

  由于眼盲,彭延坤學琴比一般人困難,但他整天琴不離手。有熱心人向舒三和引薦彭延坤:“你看臺下那個孩子,書場老板的小兒子,很聰明,收他做徒弟吧!”“他沒文化,又是個盲人,就算我不要錢,他也學不出來。”舒三和回答。

  “聽完我覺得很氣憤,既然你看不起我,那我就自己去努力吧。”彭延坤回憶起當時的不甘心,更記得父親的慈祥寬慰,“沒關系,你要努力,勤學苦練,一定能把彈詞唱好!”

  彭延坤的技藝在不斷練習中日漸純熟。21歲那年,彭延坤加入長沙市曲藝隊,恰好成了舒三和的同事。省電臺請舒三和灌錄唱片,因為需要錄制新曲,他請來湘劇和花鼓戲音樂工作者創作。

  別人見彭延坤練曲勤奮,問他怎么不去參加。彭延坤反問:“我覺得好笑,我們唱了那么多彈詞,怎么會連一個伴奏都寫不出?”

  這話傳到舒三和那里,他找來這個“大放厥詞”的年輕人,要彭延坤去寫曲子:“你要多少時間?”“別人一星期,我也一星期。”彭延坤回答得干脆響亮。

  這是一個挑戰。彭延坤不識簡譜,只會唱舊的工尺譜。他自己編譜子,唱一句編一句,寫出伴奏旋律。“彈詞十分考究,既要貼近生活講究趣味,每一句還要求合轍押韻朗朗上口。”彭延坤說。

  他幾乎不眠不休,整天在盲文板上扎字,不斷發出小雞啄米一樣的聲音。一周后,彭延坤交稿。舒三和招呼大家都過來聽。一曲唱罷,沒人說話。

  直到一兩分鐘后,藝人“評審”群中才爆發掌聲,大伙嘖嘖稱贊。舒三和也大為驚喜。此后他常常對其他藝人說:“不得不佩服彭延坤,長沙有句老話,‘帶著飯碗進牢門’,我看長沙彈詞這碗‘牢飯’該他吃。”

  【傳承情】

  “莫讓彈詞空白頭,曲藝靠保護更靠傳承” 

  上世紀末,長沙彈詞逐漸衰落。眼見身邊彈詞藝人越來越少,少有新人沉下心來學習,彭延坤很擔心這門藝術傳不到后世。他總說:“莫讓彈詞空白頭。”

  2005年,省政府撥款保護長沙彈詞,希望彈詞藝人能夠進棚錄音,保存第一手資料。時任市曲藝家協會主席的彭延坤高興極了,馬上組織藝人開會商討。

  其實,早在20世紀90年代,彭延坤的妻子譚玉清就開始有意識地整理錄音資料。一次她聽說有人家里有彈詞錄音,硬拽著彭延坤登門詢問。“那些磁帶被隨便丟在冰箱頂上,有些有盒裝,有些沒有,全是灰塵。”譚玉清很是心疼。

  譚玉清把磁帶都拿回家,一盒盒清理干凈。“這二十幾本磁帶現在雖然保存不夠好,但我要留著,等以后技術發達了,也許還能翻錄出來。”

  2006年,彭延坤和譚玉清準備好所有錄音材料,市文聯副主席劉忠宏負責整理申報長沙彈詞,在他的鼎力支持下,兩人進棚錄音。為了節省經費,兩人還特意找了便宜的私人錄音室錄音。

  為了完成申報材料,彭延坤和譚玉清不知熬了多少夜。最辛苦的一次,他們連續三天三夜都泡在錄音室里:彭延坤反復錄,要最好的效果。譚玉清來回校對字幕信息“千萬不能出錯”。為節約時間,他們不回家睡覺,就連正常的早晚梳洗都不能保證。終于,13張光盤及時趕制出來。

  2009年,長沙彈詞被正式列入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彭延坤說,申遺成功并不是終點。由于精力、財力有限,他整理和創新的長沙彈詞音樂的九板八腔、十八套曲方言十三轍和現場編唱的公式等也都亟待進一步挖掘、整理。

  “傳統曲藝光保護搶救還不夠,還得傳承發揚。”彭延坤說,盡管已申遺成功,但長沙彈詞真正的生命力是在藝人們的一場場表演和人們的口口相傳中得以延續的。

  “2006年10月,市曲協舉行筆會,一些老藝術家談起長沙彈詞等曲藝節目不像以前那么紅火了,大家都覺得,讓曲藝走進校園也許是件好事,決定在高校舉辦校園曲藝之星大賽。”此時的彭延坤已近古稀之年,在市文聯的支持下,他和曲協主席團以及理事會部分人員跑遍長沙高校,組織校園曲藝大賽初選。

  彭延坤在長沙商貿旅游職業技術學院開設長沙彈詞課,校園曲藝大賽舉辦,他在學生中挑選12名女生組成“女子十二樂坊”參賽并順利進入決賽。

  臺上風姿綽約,臺下步履艱難。

  唱長沙彈詞要用長沙話,可12名女生中只有一個是長沙本地人,要在短期內學會一首方言彈詞,大家信心不足。彭延坤就一句句教,直到發音準確為止。他拿來錄音機,唱一句,錄一句,反復給學生對比不同,克服缺點。自始至終,彭延坤都堅持親自教唱,一教就是一個半天。

  汗水換回的是艷驚四座,人們都在議論,長沙彈詞居然能在年輕人中展現出如此蓬勃的生命力。

  “曲苑小天地,人間大舞臺,絲弦小調迎賓客,相聲小品樂開懷……湖湘輩有人才出,芙蓉曲韻百花盛開。”舞臺上,12個漂亮女生亦唱亦跳,以一曲原創《芙蓉曲韻》奪得一等獎。

  彭延坤說:“曲藝要振興,文化知識是關鍵。這么多大學生積極參與進來,我看到了曲藝的大好前景。”進入決賽的選手中,學歷最高的是一名國防科技大學的研究生,彭延坤滿意地說:“曲藝大賽要接著辦,還要讓我們這些校園曲藝之星走向全省,乃至全國。”

  現在,“芙蓉韻校園曲藝大賽”和“芙蓉韻”長沙市元旦晚會已舉辦多屆,發現和培養了一批相聲、小品等優秀曲藝人才。這些人才至今活躍在湘江劇場“笑工廠”舞臺,有的還擔任了電視臺主持人。

  建黨80周年那天,一場空前盛大的曲藝晚會在湖南農業大學舉行。彭延坤是組織者,參加演出的藝人是他一個個請來的:“我們要為黨慶祝生日,也給大家提供一個欣賞高質量曲藝的舞臺。”

  彭延坤依舊懷抱月琴,即興唱彈詞獻給黨。“來,我們來個互動!”他又彈琴唱起“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全場氣氛達至最高潮。

  【伉儷情】

  “她就是我的眼睛,我的靈魂伴侶” 

  在彭延坤的努力下,更多人知道了長沙彈詞。但彭延坤的身體卻“有些跟不上他的腳步”。

  2011年,彭延坤被診斷為急性心腎衰竭。身體狀態每況愈下,他反而開始加快步伐,“每天都在想辦法解決長沙彈詞的傳承困境”。

  妻子譚玉清手機里有一張照片,每次看到這張照片,她的淚水都會在眼眶里打轉——照片上是彭延坤和一位女學生。女生拿著文件背對著鏡頭,彭延坤坐在椅子上微微側過身子。

  “你看,他的身子已經彎成什么樣了。”譚玉清指給記者看。2012年4月22日晚,天津音樂學院學生吳純請彭延坤修改研究長沙彈詞的畢業論文。當晚,彭延坤感到身體不適,但是學生已經約好,他對有些擔心的譚玉清說:“我堅持一下,弄完馬上去休息。”

  彭延坤在躺椅上坐好,讓學生坐在左邊,自己側著耳朵聽論文內容。聽到不對的地方馬上喊停,出言糾正,并且詳細講解。譚玉清站在一旁著急又心疼:“我了解他,這件事情他不做完不做好是不會放棄的。”

  沒想到,第二天彭延坤就被送進醫院。當天下午,彭延坤的心跳每分鐘只有38下,情況緊急。

  此后一個多月,譚玉清不停地收到醫生口頭或者醫院書面病危通知,彭延坤全身浮腫,全身插管,“一雙40碼的腳,43碼的鞋子都穿不進去。”

  彭延坤先后10多次住院,家里積蓄早已花光。為了給老伴治病,譚玉清賣掉老房子,賣房所得的30萬元盡數用于彭延坤治病。

  這對夫妻因長沙彈詞結緣。“我特別喜歡彭延坤唱彈詞,唱得真好,特有韻味。”譚玉清說,20年前她和彭延坤都是再婚。結婚時,彭延坤的生活里只有彈詞,一貧如洗,但譚玉清說:“我就是愿意和他一起生活,照顧他。”

  譚玉清給病床上的彭延坤讀報,講彈詞學生的動態,放過去錄下的彈詞曲子……病房里儀表聲滴滴答答,一分一秒都是彭延坤和譚玉清夫妻攜手的見證。

  得知彭延坤的病情,省委常委、市委書記易煉紅十分重視,作出批示,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張湘濤召集相關部門負責人商討關心救助彭延坤的辦法,籌集經費12萬元,報銷醫藥費數萬元,提供20萬元整理出版《長沙彈詞優秀作品集》。

  2013年6月,市文廣新局積極溝通、協調,與省電視臺合作舉辦長沙彈詞專題展覽,呼吁觀眾購買彈詞CD籌集2萬多元,積極協調、申請省電視臺芒果V基金捐助醫藥費10萬元用于彭延坤治病。

  “我身體不好,萬一有人要來學彈詞怎么辦?”彭延坤還要譚玉清學好彈詞,如果有人要學,可以代他示范。彭延坤的要求很嚴格,每一句都要用傳統唱法,容不得一點差錯。譚玉清也很耐心,盡管年紀大了記性不好,身體不舒服,也要抱著月琴坐在彭延坤身旁學。

  夫妻倆要一起把長沙彈詞延續下去。

  有人問,譚玉清之于彭延坤是什么?彭延坤輕輕一笑:“她就是我的眼睛,我的靈魂伴侶。”

  衡陽漁鼓藝人王智敏是彭延坤的徒孫,他告訴記者:“老藝人藝德高尚,除了個人對藝術的熱愛和追求,還逃不過一個‘情’字,這是民間藝術的生命線。”

  彭延坤的一生追求最真摯的感情,對觀眾,對彈詞,對家人。

  現在,彭延坤在家休養,心態樂觀:“等我好了,一定要再繼續唱彈詞給大家聽,教更多的學生!”


主辦:長沙市文化旅游廣電局

地址:長沙市政府二辦公樓八樓847室 | 電話:0731-88666595 | Email:[email protected] | QQ群:385172165 | 公眾號:csfeiyi

湘ICP備18015068 長沙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2014-2017 版權所有
老时时彩出号走势图百度